做梦的腊酒

前段时间剪的解毒amv,这边也发一下~

最近又想到了一些改进剪辑的方法,有空大概会弄一下吧。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4677552

216《蝶与花》

现代paro,短篇完结,首发百度ditf吧。

敏感词比较多,这里发前一段吧,完整文档链接见评论区。

*****

01


黄昏,城市落了场小雨,乌云散后,夜风微妙而温暖的流动着,间或拂来花的清香。滋润香甜的空气令人躁动,有点痒痒的,似乎想打喷嚏,又或者是身体的某部分被融化了,有什么东西要撑开皮肤、长出来似的……或许是翅膀一类的?

莫名想到这里,广轻轻笑出声,立刻用手中摊开的《春雪》挡住嘴巴,不过,浅浅的笑声还是在寂静的巷子里传出一点回音,渐渐的才消失,就像水龙头被拧紧了、水滴也是细成一缕才悄然不见的一样。

仲春的夜空挂着一轮明晃晃的白月亮。巷子里安静的躺着几处浅水洼,因为车辆久久不...

ep12衍生/02中心《淹没》

【传说中的R20】

有个挺重要的情节(就是零二和100节电池),写《孽海情天》正文的时候太嗨,居然忘掉了,索性补成番外吧。

与正文相比,番外会故意使用更恶心的写法。

会直接表现与【热恋着广】的零二,【主动】找路人(081)ml的情节。

读者觉得不能接受的话,务必“轻轻”打我,顶锅盖跑了~


说明:

1、本篇02心路,参考1999年法国女性主义电影ROMANCE,和电影版《色,戒》。

2、题目出处,《色,戒》宣传曲,张学友演唱。

3、这个番外发生在《孽海情天》正文时间线的前几天。


01


每周六晚,本来是他们默认固定约会的时间。

现在是下午四点三刻,距离规定的签退时...

ep12衍生/216《孽海情天》

【分级:NC17】

这次分级,我是认真的。

17岁以下的大部分青少年,并不具备对本文人物进行客观道德评价的阅历,如果一定要继续,请务必带着理性思考,不要当成爆米花文章。


须知:

1、本文黑深残,存在可能令读者感到“恶心”的情节,具体来说,就是百人斩零二把大广当成“备胎”用的情节(真的是百人斩设定!);以及其他可能“恶心”的设定;

2、现代pa,办公室恋情;

3、仅接受理性、友好评论;


***


“哟,广君,这个时间了,还不回家么?”

巡夜的写字楼保安路过茶水间,和他打了个招呼。

“啊……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。”他勉强一笑。

他打定主意,所有的事,今夜一定要向她问清...

216《内米湖的星月夜》(中)

***


“所以说,还要翻两座小山头才能到遗址,是吗?”


车站外有个小酒馆,篱笆圈了一块地,摆着两三张原木长桌、几条长凳。老板是小个子本地青年,光滑的皮肤晒成小麦色,下巴留了一点胡子。踮着脚,倚在店门口,手舞足蹈的同邻居大声聊天。零二和广手拉手上前问路。他转身进店,拿了一张本地旅游图。她的意大利语不大好,老板也不怎么会讲法语,两个人对着空气摆动肢体交流,像对跳扭扭舞。

注视着活泼俏皮的恋人,广心生感叹。早在米斯特汀的时候,她就一直是孩子们中的“出头鸟”,过于特立独行的言行举止,令其他孩子一度敬而远之。和死气沉沉的日本相比,似乎还是看上去更多元的欧洲较适合她生活。她是变幻的光线,跃动...

216 《内米湖的星月夜》(上篇)

不幸的通知:贴吧小号发的主题帖也被锁定了,没有办法顶上去。随缘吧。

如果你知道其他国家队同人cp厨的聚集地,请在评论中告诉我吧,提前感谢。


食用须知

1、本文系《Honey!honey!》番外篇,世界观及人物设定请参考正文。

现代架空;原创人物哈妮,心满之女,为第一部分的叙述人。


2、不存在情节和叙事节奏;崩坏意识流预警。

3、肉感描写预警,柏拉图爱好者谨慎阅读。

4、仅接受友好、理性的评论。


(上篇)

***


……那间房屋的墙壁上,大大小小的相片、素描和水彩画,如同各色晶莹玛瑙拼贴在一处,其中不乏与友人师长的合影;当然,最多的,还是他们环游世界时所记录的风...

【修订/216中心】《Honey!honey!》01-03

说明

因为本人贴吧账号被盗、大号惨遭封禁、贴子消失的比直美还干净,索性借此机会重新修订前文,增加了很多新的内容,希望各位理解,谢谢大家💕


食用须知


*现代架空,节奏超慢,确定的OOC;

*本来想平铺直叙,不幸因为太久没动笔,已经没有行文节奏感了,出现大量崩坏的意识流,阅读障碍患者慎入;

*从计划的短篇到爆纲,可能变坑;如果能结局,则必定是小甜饼。

*写文仅为自娱自乐及圈地自萌,仅接受友好的写作建议和剧情讨论。


*特别指出:本文后半部剧情,毫无疑问是影射某个具有【争议】的社会问题;本文仅从创作角度呈现一种选择方式,不代表作者本人对该问题的态度,仅接受友好理性讨论。...

我终于辞职了,有望近期复更《脂粉钗环》。

 

或许是一百年后的世界:《天元突破》与ditf世界观设定的互文关系

我又来摸鱼啦,还有半年就能看到17回了,鸡冻!!!

这几年没有新的国家队看,我真的要死了,于是乎,前天夜里通宵补了今石洋之和锦织哥哥合作的老番《天元突破》。抛去各种作画、机设的即视感,我注意到了一些很有趣的、与国家队互为参照的设定,极端点甚至可以这样说——ditf就是一百年后的天元的世界。

这并不是说两者的剧情雷同;天元和ditf的世界肯定是不同的;他们的关联在于,天元的世界在结局是一片美好(西蒙&尼亚:???),但再发展一两百年,很可能就是一个地球被破坏、地球生物相互争夺资源的世界——这不就是ditf的世界吗?

先来看看天元讲了个什么故事:在主角西蒙出生的时代,(作为螺旋族一员...

下班前的摸鱼:关于国家队叙事时间线的一点推想

新op一出来,观众们又炸了,其中一个主要焦点在于最后“02在主席怀中化作樱花”这个镜头(事件A),由此,观众分为了he党和be党。

该镜头显然与16话0216“许下赏樱之约”(事件B)、以及第1话开头02与某人一同赏樱的画面(事件C)相互联系。he党认为,事件C真实发生过;be党认为,事件C是事件A发生前后,某人的幻想。

因此,争议的焦点就在于,事件C是否真实发生过?

对于这个问题,我并不能给出笃定的回答。但是以此为契机,倒可以推测国家队的叙事时间线、以及可能的世界背景。

各位观众肯定注意到,国家队基本每一话开头或结尾,都会出现一个“念诗”的旁白,这个声音一般是某个角色提供的。

典...

鹤望兰觉醒的瞬间,从结构上来说就是国家队前半部分的最高潮!

当02在darling的激励下正视自我,观众老爷我真的用被子擦了一脸眼泪!

我永远喜欢红皮鹤望兰!!!


国家队试图表达的诸多主题中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“身份认同”——人是群居动物,必须存在于某种社会关系中。但人往往迷失、找不到归属感,组织也不一定认可某人为其成员。这是每个角色都需要面对的问题。

寻找认同的过程可能是非常痛苦的。但崇高之美正来自“引起痛苦的、带来恐惧感的东西”。

孩子们处理这个问题的不同方式,带给观众不同的审美体验,决定了我对他们的不同的喜好。


在15集中,“身份认同”得到“感人”(褒义)的部分解决:...

有段时间没更新了,冒泡上来问候各位~我还活着!😂

参加工作已经整整一个月了,当初说好了不加班,结果每天“被天降”“神秘任务”……说好的朝九晚五坐班制,实际上每天八点半到晚上十一点半都会被工作信息淹没,时不时还要弄到两三点……

时间从我身上流过,但它并不属于我,一分一秒也不属于我。我根本没有连续时间做属于自己的事情。得到这样的工作,大概就是虚度光阴的报应……

唯一值得庆幸的,大概只有工作内容能够部分的实现我的个别期望吧。

不好的事情是,闺蜜可能要提前出国找实习,那么今年就很难实现自驾去无人区的约定了。本来工作就是为了这次旅行攒钱来着……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咯…… 


 

《通宵咖啡馆》

你以为这个咖啡馆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吗?

没有。虽然每个人都死了一次,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,没有那种事。

这里只有无言的猜忌,自我怀疑,和没有派上用场、白白消耗的时光。

----------

最近就是超喜欢写(了吗?)都市题材。

如果说有三部作品对我造成了开天辟地式的世界观冲击,那么第一本是六年级读《呼啸山庄》,用排山倒海的激情;第二部是高二读《丰乳肥臀》,用历史宿命式的痛苦;第三部是大二看的《等待戈多》,被消解了意义的存在。

“小表弟还没出生,婆婆想到他,就说,‘我老了呀!’现在,我也想说,‘我老了。’”

 

最近几个月恐怕无法更新。
奥威尔说,“剥夺思想从简化词汇开始,因为人们将无法用准确的词语表达思想”。

现在,我脑子里只有这些词。

 

一脸胶原蛋白

《九九消寒》(上)

正月已过而东风杳杳无期,庭院雪经冬未销。日和坊便放出晴天娃娃储存的日光,屋里晒的暖烘烘的。

晴明正带领一众式神围着暖炉玩花札,忽闻纸拉门开,只见姑获鸟抱回一只瑟瑟发抖的呱太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傻孩子,起码在门口晃悠小半个时辰了,犹豫着不敢进门,估计是害怕。数九寒天的……”

姑姑放下花鸟卷呱,把她推到晴明跟前,“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,”

花鸟卷呱抖嗦着,伸爪从胸前掏出一个红包,垂着头,细声细气,“玉、玉藻前大人命属下送来贺正,请阴阳师大人务、务必收下!”

晴明一惊,“舅舅的红包!”

忙不迭坐正了,向南面行了一个大礼,才从满面通红的呱太手中接过贺正,紧紧抓在手里,情不自禁吞了一...

有意思的呀……

一场假雪,

一个假的湖心亭,

一座假的断桥。

以及带了假相机的假的我……


 

《脂粉钗环》03

上午九点。

各种噪音争先恐后的沿着固体建筑材料爬上阁楼。食发鬼心烦意乱的戴上耳塞,被子拉过头,双脚露在外面。

板鞋粗鲁的跺着地板的声音、家具移动时摩擦着地面,时不时“吱呦——”尖叫着,很大声的交谈着、却基本听不懂的方言……他终于长叹一声,不情愿的睁开眼,慢吞吞的拉开被窝,随意套了件居家服,拎着篮子到二楼公共盥洗室洗漱。

一日之计开始了,比之习惯作息提前四个小时。

“糖”已经吃了一年多,他不再长胡子,自然也不需要像其他男生那样日常剃须。往手心倒了几滴洁面泡沫,重重推开,看着镜中的自己皱眉,呶着嘴,暗暗发新邻居的牢骚。

不过,如果他还保持着学生或上班族的身份,就会发现这位新邻居,非常体贴...

《脂粉钗环》02

帝都大学,东亚文化研究院。


办公室里有人在吹笛子。辉夜姬背着琴盒,盯着“日本史研究会”的门牌,犹豫是否等一曲终了再敲门。隔壁女老师到一楼门岗取了快递,再回来时,见她还傻乎乎的在门外立着,遂抱着纸盒上前,笑道,“直接敲门就是,不妨事,横竖他们也没在学术讨论——”

单手搂着包裹,腾出一只手替她敲门,“安倍教授,在吗?”

笛声没停,立刻有人应道,“请进!”

女老师打开门,“我这快递都拿回来了,这孩子还在门口头等着呢。”

辉夜姬轻轻闪身,踏进办公室,鞠躬问好,“晴明老师,博雅老师。”

晴明笑道,“是竹子来了呀!”随手指了靠墙的一只凳子,“坐着说话。”

又向女老师道谢,“有劳贺茂君,添...

©做梦的腊酒 | Powered by LOFTER

一个张爱玲厨。